面對自己的家園成了廢住商不動產墟,張紅偉的妻子痛哭。
  村支書稱被拆戶拒mSATA見領導
  8月8日凌晨,家住河南新鄭市龍湖鎮107公路旁的張紅偉家,被十幾個不明來歷的人撬門入microSD室。睡夢中的張紅偉和妻子被強行拖入一輛轎車,拉到附近一處公墓。夫妻二人在墓地被困4小時。回家時,房屋已成廢墟。
  今日晚間,曾經動員張mSATA紅偉拆遷的村支書何其告訴新京報記者,他曾帶龍湖鎮副鎮長一同前往張紅偉家進行拆遷動員,但並未談攏,張紅偉便自行離開。日後張紅偉拒絕見領導。
  晚上8時許,新鄭市委公開回應:媒體對於張紅偉一家被強拆的報道基本屬實。調查組正在進一步深入調查,待外接式硬碟事件查明後,將依法、依紀對拆除過程違法、違紀行為和當事人進行嚴肅查究。
  對話:被強拆戶張紅偉講述事發經過
  今天下午,張紅偉接受新京報記者採訪,講述事發經過。
  《新京報》:當天事發經過是怎樣的?
  張紅偉:8月8號凌晨,我和我媳婦正在家睡覺,我睡四層,她睡三層,我們房子的一層是一間門面房,租給一個賣鞭炮的商戶。突然我聽見底下有動靜,沒過會兒幾個人陌生人就闖進我的房間,一邊喊著:“叫你和政府作對!抬走!”一邊過來拖我。我說:“你讓我穿上衣服。”其中一個人說:“不許穿!”當時我只穿著一條內褲,裹著條被單就被他們架起來拖到了樓下。到了一樓,我就看見一輛大型挖掘機幾乎已經開進房門。沒看見我媳婦,我就沖他們大叫:“我媳婦還在三層!”。他們把我扔進門口一輛轎車,又上樓去了。我媳婦當時也沒穿衣服,他們讓她在他們面前把衣服穿上,然後也把她拖下樓扔進轎車。我倆在轎車裡反抗,帶頭的人就威脅我們說:“聽話,別吵!我們都是殺過人放過火的,再不聽話把你們活埋!”
  《新京報》:他們把你們拉去哪了?
  張紅偉:我倆被他們拉到鎮上一處公墓,把我們趕下車,又威脅我倆說:“如果你們不聽話,就地把你們做了!”他們十幾個人看著我們,不許我們亂動,也不讓我們方便。我媳婦急著要解手,他們就強行把她圍住,讓她當眾解決。差不多4個小時後,其中一個領頭的接到一個電話,然後就把我們趕上了車,一直往北開,把我們扔在了離家差不多兩公里的路邊,他們就開車走了。然後我看見那個車沒有牌照,好像是輛東風本田的轎車。
  《新京報》:你們怎麼回家的?
  張紅偉:我身上就一條內褲,拉著我媳婦在夜裡走到路邊一個廠子門口,我們管看門的保安借了個電話,給親戚打電話叫他們來送衣服。然後我親戚就趕過來給我們送了衣服,一起跟我回了家。到了家以後,什麼都不剩了。
  《新京報》:家變成什麼樣了?
  張紅偉:從遠處我就看見一片被拆了的廢墟,上面還冒著煙。走近了看見是一樓商鋪的鞭炮點著了。家裡的樓都拆了,裡面的東西都不見了,手機錢包還有其他貴重物品什麼的,都沒了。我們馬上報警,可是警方說他們不在附近,沒辦法出警。一直到當天下午,門面房賣鞭炮的商鋪又打電話報警,警察才來。
  《新京報》:為什麼要拆你家你知道麽?附近還有沒有人家被拆?
  張紅偉:政府要修地鐵,沿線大約有五六十家拆遷戶,大概有三分之二的拆遷戶都還沒搬走呢,但只有我們家遭強拆了。
  《新京報》:之前和政府談過麽?怎麼談的?
  張紅偉:政府找我約談過兩次。第一回是5月5號前後,村支書帶著鎮上的領導到我們家談賠償問題,村支書提出征地補償大約是每平米幾百塊算,但這個和國務院頒佈的《國有土地上房屋征收與補償條例》上規定的賠償條件差太多了,而且我家還有一間門面房,得按市場價算。我就反映了我的情況,政府領導做了個記錄就離開了,談話都挺平和的。
  後來在7月20號左右,我又接到了政府的電話,約我面談,但當時我在工地幹活,走不開,我就說約改天。政府說再打電話通知。可過後就再沒接到過政府的電話,接著8月8日,強拆的那夥人就來了。(來源:新京報)
創作者介紹

註冊地址

hk24hkltl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